出道即巔峰!一代女神「3次入獄」斷送演藝生涯 小15歲男友為她「和妻子失婚」高齡想生子:卻罹患重癥

如果你聽過梁靜茹的《勇氣》,應該忘不了MV里的那個女孩。

一頭短髮隨風飄揚。

騎著單車在綠蔭大道上笑得燦爛如陽。

這個女孩就是蕭淑慎。

看過她的人,無不讚歎她的美貌。

身高168公分,有著傲人上圍。

一張臉蛋可純可欲。

25歲,她在光良的《第一次》MV里大喊:「誰喜歡蕭淑慎?」

 

所有人都認為,她將是台灣第一大美人蕭薔的接班人。

然而,這樣一個尤物,此後卻像人間蒸發一般。

再次出現,是在新戲《斯卡羅》的預告片里。

此時再見的蕭淑慎已經44歲。

寬大的戲服,無法遮蓋發福的身材。

精緻的妝容,難以掩蓋浮腫的臉龐。

 

有網友問:

「這還是那個蕭淑慎嗎?怎麼臉部變化那麼大?」

時光倒回到1997年。

台北一家歌舞廳里,燈光昏暗,音樂震耳欲聾。

男男女女在舞池裡盡情搖曳。

躁動的音樂刺激著他們瘋狂扭動身體。

蕭淑慎彷彿忘記了一切。

她附和著這個律動,閉著眼,盡情甩頭。

突然,一個人用胳膊頂了她一下。

隨之,一隻腳就踩到了蕭淑慎的腳背上。

蕭淑慎睜開眼,發現是身旁一個年輕女孩。

女孩毫無歉意,還白了蕭淑慎一眼。

蕭淑慎哪受過這個氣,她立刻用胳膊頂了回去。

女孩也不甘示弱。

她開始用腳瘋狂踩蕭淑慎的腳。

蕭淑慎立刻停止舞動,一把抓住女孩的頭髮,把她拖到舞台下。

舞廳的人被這一幕驚呆了。

所有人停止了扭動。

只見蕭淑慎打了個電話:「喂哥,阿姑的舞廳有人鬧事,你趕快過來!」

 

「妹,我正在和警察釣蝦,你別鬧事了好嗎?」

「我不管,你今天必須過來!」

保安立刻上前,拉開了她們。

女孩的同伴立刻圍上來,想找蕭淑慎算賬。

蕭淑慎抬起腿,一個迴旋踢,把那個女孩踢倒在地。

 

人群立刻躁動起來......

蕭淑慎不知道,她會因為這一踢,從此被改變命運。

她被一個星探發現。

他覺得蕭淑慎太瀟灑,太特立獨行了。

于是主動上前,說明來意。

希望蕭淑慎能進入娛樂圈。

出身貧困家庭的蕭慎淑,正愁沒有固定的經濟來源,于是欣然答應。

那一年,蕭淑慎21歲。

1999年,她開始為梁靜茹、光良和周杰倫等著名歌星拍攝MV。

她的「初戀臉」,曾是無數宅男的夢想。

此後幾年,經濟公司傾盡資源,力捧蕭淑慎。

蕭淑慎事業也是一路開花。

2000年,憑電影《純屬意外》,獲第37屆台灣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2004年,憑電視劇《孤戀花》,獲得第42屆台灣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提名,以及第40屆台灣電視金鐘獎連續劇類女主角提名。

 

2005年,她被張紀中導演看中,出演《碧血劍》里的蛇蠍美人,何鐵手。

至今都有人記得,「小時候看淑慎姐演的碧血劍,被她的美貌驚艷到了!」

她演而優則唱。

加入滾石唱片,成為孫燕姿同門師妹。

出了第一張專輯《愛恨蕭淑慎》。

 

獨特的嗓音頗具辨識度。

滾石唱片也有意將她打造成「孫燕姿第二」。

圈內很多導演曾說,「你的機運太好了,近10年沒有人像你這麼幸運。」

她像一顆新星冉冉升起。

只是還沒到到頂,卻驟然墜落。

2004年2月,年味正濃。

家家戶戶還沉浸在歡樂氣氛中。

蕭淑慎卻婉拒了好姐妹的邀請,一個人閉門在家。

事後好姐妹不放心,又繞回蕭淑慎家中。

打開門後,發現一屋子血跡,蕭淑慎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

她的右手手腕上,鮮血正從血口子里汩汩流出。

情況危急!

好姐妹立刻叫來救護車,蕭淑慎才撿回一條命。

 

事後有人問起蕭淑慎為什麼要割腕自盡,她說和大小S有關。

原來蕭淑慎在台北西門町和朋友合夥開了家服裝店。

大小S的經紀人曾來借衣服。

按照規矩,蕭淑慎的衣服概不外借。

但因為和大小S的經紀人比較熟悉,蕭淑慎答應了。

好事的媒體曾採訪蕭淑慎對此事的看法。

心直口快的蕭淑慎回答:

「大小S在我這裡都是只借不買,漂亮衣服拿回去穿幾天就又退回來了,並不付錢。」

沒想到被媒體描繪成「兩個女人的戰爭」。

「蕭淑慎炮轟大小S白穿第一名」;

「大小S看不起西門町」。

......

當時人在日本的蕭淑慎,聽到這個消息後,頓時氣炸了!

她立刻打電話給經紀人,希望媒體能撤銷這些言論。

只是輿論如放閘的洪水,波濤洶湧。

她百口莫辯。

「我又不認識大小S,為什麼會被寫成這個樣子?」

2004年,蕭淑慎一個人把自己關在家。

連日來的工作壓力和輿論,突然壓垮她的神經。

她拿起刀片,劃向自己的手腕......

此後的蕭淑慎似乎打開了潘多拉魔盒。

一路行差踏錯,風光不再。

2006年12月,蕭淑慎被曝吸食[毒·品]。

她被檢查出吸食古柯鹼,是標準值的60多倍。

重磅消息一出,媒體立刻將蕭淑慎圍得水泄不通。

「怎麼樣,你現在感覺身體還好嗎?」

「淑慎,你能談談現在的感受嗎?」

......

面對不停閃爍的照相機,蕭淑慎突然大罵道:

「閃開!夠了沒有!」

[吸·毒],怒罵記者。

蕭淑慎的形象一落千丈,所有代言,影片全部泡湯。

她被判進入看守所強行戒毒49天。

入所前,她帶著抗抑鬱藥物以及1萬元新台幣。

然後笑著對大家說:

「I will be back!」

蕭淑慎囂張極了,她想,大不了就是關幾天。

看守所里的作息時間精準到分秒。

早上6點50分必須起床,晚上10點必須睡覺。

還要疊被子、洗衣服、刷馬桶。

甚至要和別人共用一個浴室,限時使用3分鐘。

蕭淑慎養優處尊慣了,哪裡受得了。

她開始發狂,對著前來探視的父親大喊大叫:

「你女兒在裡面被人家欺負成這樣,你想想辦法,不然我絕食抗議。」

「你現在不是蕭淑慎,你是編號4839!」

父親的一句怒吼,讓蕭淑慎有點愣住了。

她開始嘗試讓自己安靜,也看了近100本書。

但沒用。她還嚷嚷著要抽煙。

49天的戒毒期之後,2007年7月23日,蕭淑慎如期走出看守所。

經紀公司為了幫她拉回人氣,為她接拍電視劇《女人花》。

原本靠著演技和製作口碑,可以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

沒想到,2007年11月,蕭淑慎再度被查到吸食[毒·品]。

這次,她被判刑1年零7個月,緩期4年執行。

期間,她按照規定,完成義務勞動140小時。

如果表現良好,也許蕭淑慎能減少處分。

可惜,蕭淑慎沒有珍惜。

「我那時就很生氣,憑什麼就我被抓?」

她一再挑戰司法。

2009年,蕭淑慎例行驗尿,再被查出[毒·品]反應。

同年12月,復驗沒有通過。

這次,蕭淑慎坐牢已是板上釘釘。

那一年多時間裡,母親天天以淚洗面。

父親沉默寡言。

但還是耐著性子給蕭淑慎寫了一封又一封的信。

圍牆森森,孤寂的夜晚只有一輪明月照進窗檯。

蕭淑慎讀著父親的來信,淚濕衣襟.....

蕭淑慎的童年無比孤獨。

每天早晨醒來,家裡就空無一人。

桌子上永遠放著一張紙條。

或是一個便當,一點錢。

沒人關心蕭淑慎吃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

「所以我很喜歡去學校,因為學校熱鬧。但老師不喜歡我。」

因為長相出挑,蕭淑慎經常被一些女孩挑釁。

為了不受欺負,蕭淑慎形成「要強好鬥」的性格。

不是被圍毆,就是在打人。

在她的成長初期,缺乏引領和教導。

所以蕭淑慎的思考系統是不完整的,甚至是不成熟的。

她想要通過一次次驚險刺激的事情,證明自己可以。

但這樣任性妄為的下場,只能換來社會的一次次「毒打」。

三次[吸·毒]事件後,蕭淑慎從一代女神,淪為「毒后」。

幾乎斷送整個演藝生涯。

2014年8月,蕭淑慎在北京宣布復出。

那天,她梳著一個大背頭。

一身深V領黑色禮服,氣勢很足。

一場熱舞過後,蕭淑慎突然哭著說:

「我希望大家不要再用以前的眼光看待我,我請你們的眼睛再放大一點沒有關係,我願意被你們監視,也可以被你們監視,可以嗎?謝謝大家。」

說罷,她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

可惜,這個道歉來得太遲。

蕭淑慎終究還是為她的傲慢無知付出慘痛的代價。

此後,蕭淑慎再無像樣的作品。

再次回歸視線,是因她的情感生活。

2017年1月,蕭淑慎在社交平台上發布一張親密照。

並配文: 「我被求婚了......」

同年11月11日,蕭淑慎宣布結婚。

對方叫梁軒安,比她小15歲,離異有娃。

他們相識于一次打車。

梁軒安是司機,很健談,很有耐心。

梁軒安後來才知道,那天的女乘客是大明星蕭淑慎。

他知道她的過往,卻激起了極大的保護欲。

蕭淑慎沒見過這沒有耐心的人。

于是很快淪陷。

為了追求蕭淑慎,梁軒安還寫下婚前協議書。

所有家務他承包;

生了孩子他來帶;

她的錢都歸她;

自己賺的錢也歸她。

總之一句話:結婚後,蕭淑慎照樣可以當公主。

一番話,打消了蕭淑慎的顧慮,她答應了。

這段姐弟戀曝光後,所有人都不解:

蕭淑慎為什麼會嫁給這樣的人?

在這段戀情曝光時,梁軒安前妻疑似在臉書上說:

「兩年的婚姻就此拜拜,祝福你和蕭阿姨!」

疑似是梁軒安遇到蕭淑慎後,才和前妻失婚。

面對大家的疑惑,蕭淑慎未作回應。

婚後,蕭淑慎帶著梁軒安頻上綜藝。

她誇讚梁軒安耐心體貼。

不管冬天多冷,只要她起床上廁所,梁軒安一定跟著起床。

幫她披上衣服,然後送到廁所門口。

自己就在外面站著。

甚至在蕭淑慎躁鬱癥發作,亂摔東西亂罵人時,也是他抱著蕭淑慎。

然後慢慢撫摸她的頭髮。

讓她漸漸安靜下來。

這些舉動一度讓蕭淑慎感動到,冒著40歲高齡也要給梁軒安生個孩子。

可惜,她的身體狀況不允許。

2020年5月,蕭淑慎被曝患上十二指腸癌,多個器官被切除。

想要孩子,更是難上加難。

一路走來,蕭淑慎成了「另類」女星。

她不屑媒體,炮轟記者。

她行差踏錯,葬送演藝生涯。

大家對她是,「愛也蕭淑慎,恨也蕭淑慎。」

去年,蕭淑慎挑戰素顏出街,讓路人認臉。

她面帶微笑,抓著一個路人問:

「哈嘍,你知道我是誰嗎?」

路人看著她那張早已整容變相的臉,想了許久,才憋出幾個字:

「知道,可是感覺不太一樣。」

蕭淑慎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時光荏苒。

她是否還記得,曾有人對她說,「你的運氣太好了,近10年沒有人像你這麼幸運。」

彼時她一臉天真,回應說:「嗯嗯,我一定會加油!」

可惜如今物是人非。

她沒有加油,一直墜落,直至美人遲暮,再無昔日風光。

資料來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