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給14口人做飯,小姑卻不讓上桌:賺錢少不配,婆婆不再包容與小姑攤牌:結局超解氣

家有小姑子,很難搞!

兒媳本來條件很好,屬于下嫁,帶完孩子重返職場,一時找不到收入高的工作,

公婆和老公還沒說什麼,居然被小姑子瞧不起。

平常去婆婆家都是兒媳一人下廚,過年的時候,兒媳忙完了發現沒有她的座位,

小姑子竟然說: 「你夾點菜去廚房吃吧,你現在一個月賺得那麼少,有什麼資格跟我們擠在一起?」

兒媳怒火中燒,她忍小姑子可不是一天兩天了,要不是看在婆婆不錯的份上,她早就不容她了。

可這次,還沒等兒媳發火, 兒子先下手了,一番訓斥後把小姑子推開,讓兒媳坐下吃飯。

結局太解氣了!

一起來看今天的故事吧。

邵雁學歷高,工作好,月收入8500(約4萬2),男朋友達遠學歷比她低,收入也沒她多,一個月5000(約2萬5)。

看著有點女高男低的意思,朋友也覺得邵雁屬于下嫁,但她自己不那麼認為。

一時的收入高低說明不了什麼,達遠為人踏實肯干,有上進心,她覺得他以後一定會有所作為。

所以,邵雁跟達遠交往的時候,從來沒有瞧不起他過。

達遠還有一個妹妹,也就意味著邵雁婚後會有一個小姑子。

雖說有小姑子以後可能會事多,但邵雁想: 哪有各方條件都令自己滿意的對象?

達遠其他方面都那麼好,一個小姑子不能給他減分。

而且,也不一定處不好啊。

邵雁想得挺好,但第一次見到小姑子時,就吃了一張冷臉。

達遠帶她回家見父母,邵雁買了禮品,還特意給小姑子買了化妝品。

 

那可是名牌啊!

可小姑子見了邵雁臉上一點笑意也沒有,接過化妝品後看也沒看就隨手放到一邊去了。

邵雁搞不懂,我這可是第一次見你啊,你幹嘛搞得像仇人一樣?

後來結婚了,邵雁才明白,小姑子就是看不得別人談戀愛處得好,

也包括她自己親哥,因為她自己先後處了好幾次對象都是被對方提分手的。

當時邵雁不明白呀,悄悄問達遠,自己沒做錯吧?

達遠說, 「她失戀心情不好,不用管她。」

就算失戀心情不好,對未來的嫂子也應該有點禮貌吧?邵雁覺得小姑子人品差了一點。

邵雁和達遠結婚的時候,穿的婚紗是她精心挑選訂製的,花了2千塊(約1萬台幣)。

婚禮那天誰看見她都要誇一句 「新娘子真漂亮啊!」

可唯獨小姑子,趁沒人的時候走到她身邊,「你今天的妝化得可真夠丑了,

還有,你的身材很一般啊,真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婚紗!」

邵雁心裡不爽,說道,「我這已經是最好的狀態了,你要是覺得比我強,

那就等以後你自己結婚的時候好好打扮吧!」

她這句話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讓小姑子不要評論了。

可小姑子一聽立馬生氣了,「邵雁你啥意思啊?嘲笑我是不是?」

邵雁納悶,「我哪句話是在嘲笑你?你怎麼理解的?」

「你明知道我最近相了三次親都沒成功,之前好幾次都被人提分手了你還說這種話,

就是在笑話我找不到對象穿不了婚紗嫁不了人!」小姑子喊道。

 

邵雁,「我怎麼知道你被分手那麼多次,三次相親也不成的?我就是隨口一說你別多想。」

小姑子,「你還說不知道,你現在就在說!」

邵雁,「那不是你自己說的嗎?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哥又沒告訴過我!」

「你還搬我哥來壓我?我哥一直寵我,我這就去找他評理!」小姑子說完就跑了。

邵雁看著她的背影,無奈地搖搖頭,「真是莫名其妙,連話都聽不懂!」

 

她的小姐妹過來了,「你小姑子看著就不咋滴,以後見到她一定要躲得遠遠的。」

邵雁,「她跟達遠的差距太大了。」

「正常,她是女孩,又是小的,她爸媽肯定溺愛她,要不她能這樣嗎?」

小姐妹說,「對了,你婆婆人咋樣啊?小姑子不行,婆婆要是再不行的話以後可有你受的。」

「我婆婆倒還不錯,每次見我都挺客氣的,結婚的聘禮也沒有討價還價。」邵雁說。

小姐妹說,「你就要了5萬塊錢(約25萬台幣),她偷著樂都來不及還討什麼價?你就是太好說話了!」

邵雁,「為人還是應該大度點!」

正說著,達遠過來了,問邵雁怎麼回事,他妹妹找他去了,現在又跑他媽那兒告狀了。

邵雁把事情說了,「我就說了這一句她就火了,我還納悶呢。」

達遠,「她就是聽不了找對象結婚這樣的話,以後你注意點別再說了。」

 

邵雁說,「不但這種話我不說,以後別的話我也會跟她少說的,她的理解能力太差!」

達遠匆匆說了幾句話又走了,邵雁自己倒有些擔心小姑子找婆婆告狀的事。

雖說她自己並沒有錯,但婆婆畢竟是小姑子的親媽,能不向著女兒嗎?

好在後來看到婆婆時,婆婆並沒有提這事,對邵雁還是挺好的。

邵雁也就放心了。

婚後兩個月,邵雁就懷孕了,達遠既高興又有點憂慮,他覺得自己的收入太少了,

小家裡又沒有多少積蓄,不能為孩子提供更好的條件。

所以他跟邵雁商量,想辭職創業。

邵雁很支持他,覺得男人有這個想法說明很有責任心,而且他們工作這幾年也攢了一些人脈,

對市場也了解,創業的話會便利很多。

達遠就辭職創業了,邵雁的專業就是經濟,再加上她的工作社會經驗,給達遠提了不少好建議。

達遠的創業初期還算是比較順利,沒有走什麼彎路。

邵雁懷孕以後反應大,每天都不舒服,很辛苦。

達遠心疼她,讓她乾脆不要上班了,他有信心會賺來很多錢,能養好老婆孩子。

邵雁不願意辭職,覺得女人還是應該有自己的事業,但是,就在她懷孕4個月的時候,

因為連著幾天夜裡睡不好覺,白天工作的時候犯了大錯,被老闆狠狠地批評了。

邵雁心裡鬱悶,達遠更加不願意讓她工作了。

這次邵雁同意了,她覺得憑自己的名校高學歷和工作經驗,以後可以隨時再找到好工作,

現在不如就好好在家養胎吧,反正達遠的收入足夠養家了。

公婆知道她辭職的事情後表現得都很開明,還問她錢夠不夠花,不夠的話他們可以給一些。

邵雁說,「謝謝爸媽,我們倆還有些錢,夠用一陣子了。」

達遠說,「我的公司現在業務已經拓展開了,我相信以後收入會越來越好的。」

小姑子卻撇嘴,「懷個孕就要辭職?那麼多懷孕的女人怎麼都可以正常上班呢?」

婆婆說, 「你懂什麼?人和人的體質不同,有的人懷孕就是反應很大,嚴重的還需要天天臥床呢。」

小姑子,「我看就是懶!」

達遠說,「你嫂子還懶嗎?每次我們回來飯都是她一個人做的,你還從來不幫忙呢!」

婆婆說小姑子, 「你要當姑姑了,怎麼一點都不高興?凈說這些不好聽的話。」

小姑子說,「我高興什麼,他們的孩子跟我有什麼關係?」

小姑子說話一向如此,大家也都習慣了,所以也沒人理她了。

婆婆給邵雁煲湯,婆媳倆一邊聊著懷孕的經驗和吃什麼有營養,達遠則跟老爸聊公司的事情。

小姑子自己回房間去了。

達遠工作非常努力,前半年就收入了7萬(約35萬台幣),小兩口特別高興,這個開始很順利!

達遠還特意給邵雁買了一條藍寶石項鏈,說,「如果沒有你的支持,我不可能會這麼快成功的。」

邵雁很開心,天天都戴著那條項鏈。

有一次回婆婆家的時候被小姑子看見了,說,「你現在都不上班也不賺錢了,還有心買這麼貴的項鏈?」

達遠說,「這是我買來感謝她的。」

「哥,你做生意這麼辛苦,她天天待在家裡貪圖享受,有什麼好感謝的?」小姑子說。

達遠, 「我做生意很多建議都是你嫂子給的,才有了我初期的成功,我能不感謝嗎?

再說了,她懷孕也很辛苦,不能說是貪圖享受!」

小姑子說,「我最煩你們了,一來就在我面前秀恩愛,有什麼了不起?」

婆婆說, 「這不是秀,更不是有意氣你,而是給你做表率,以後你結婚也要像你哥嫂學習!」

一提起結婚小姑子又生氣了,喊道,「哪壺不開提哪壺!」

婆婆沒理她,笑著問邵雁今天想吃點啥?

邵雁說,「就想吃你做的糖醋魚。」

婆婆說,「我這就去市場買魚,你等著啊,很快就能吃上了。」

婆婆美滋滋地去買魚,回來又立刻忙活起來了。

小姑子看不過去,說邵雁,「你不就是懷個孕嗎?真把自己當功臣了?讓我哥辛苦賺錢供著你,還讓我媽伺候你!」

邵雁說, 「你還漏說了一項,我不但花你哥賺得錢,吃你媽做的飯,我還得時不時聽你的閑話呢。」

「你說啥呢?不愛聽你就別來!」小姑子說。

「這是我公婆家,我來也是婆婆打電話找來的。」邵雁說。

小姑子還想說話,就被公公喊走了,臨走前還不忘瞪邵雁一眼呢。

邵雁就覺得奇怪,小姑子這人智商不太高似的,總是一副看不慣別人的樣子,

說話也不會說,每次都找事,好像她厲害,但每次最後生氣的還是她自己。

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邵雁心想,就你這兩下子,我就是不想理你,否則會把你懟到南牆上去。

後來邵雁生了男孩,全家人都高興,小姑子除外。

邵雁習慣了,小姑子如果跟大家一樣那就不是她了,不說幾句損話好像活不了似的。

還在醫院的時候,公婆就天天往醫院跑,給邵雁送吃的,幫她洗東西,陪她聊天。

連邵雁的媽都說,「你公婆真是好人啊。」

公婆卻說,「是你把女兒教育得好,這麼高學歷,以後我孫子的教育問題不愁了。」

達遠很忙,但每天晚上還是必來看邵雁和孩子。

小姑子沒來過,這樣更好,邵雁不見她心裡更舒坦。

後來邵雁回家了,她自己媽照顧月子,公婆還是沒事就去看她和孫子,還給了她2萬塊錢(約10萬台幣)營養費。

有一回小姑子也來了,應該不是自願的,是婆婆覺得女兒一直不來不太好,硬把她拽來的。

進門她就不樂呵,看見孩子後還說,「這長得也不像我哥啊!」

婆婆說,「像你嫂子才好呢,漂亮!」

今天人來得齊,兩家老人都在,達遠特意回來得早,買了很多好吃的,還給邵雁買了一套衣服。

婆婆看孩子,公公幫忙搞家裡衛生,娘家爸媽在廚房做飯。

達遠跟邵雁聊天,講公司今天新接的業務,特別開心。

小姑子東看看西看看,覺得這些人說是來看孩子的,其實都是在給邵雁服務,都在圍著她轉。

小姑子嫉妒得不要不要的,走過去酸溜溜地說,

「論長相我不比你差,論年紀我還比你年輕,為啥你命就這麼好?真沒道理!」

達遠說, 「你嫂子的心地比你善良寬容,這就是道理!

你要是想以後也過得好,現在就跟你嫂子好好學學,多包容別人,別一張嘴就讓人反感。」

小姑子說, 「她不就是給你出過幾個主意,又給你生了個大兒子嗎?瞧你護的,我說句話都不行了?」

達遠說, 「家庭上讓我安心,事業上給我支持,還給我生兒子,這些還不夠大功嗎?」

小姑子一生氣, 「行了,你們就氣我,我走還不行嗎?以後你們家我也不來了,省得受刺激!」

小姑子說要走,但這時邵雁爸媽已經把飯做好了,叫大家開飯,小姑子瞅了一眼,好傢夥,這伙食夠硬的!

她又默默放下背包,坐下一起吃飯了。

孩子一周歲時,達遠一年的收入就有6、70萬(約350萬台幣)了,照這個勢頭髮展下去,年入百萬都是小意思了。

正在這時候,小姑子因為不用心工作,再加上人際關係也處理不好,被公司辭退了。

她就給達遠打電話,讓他每月給她點錢,一直給到她再找到工作為止。

達遠說,「你要多少?」

「一萬!(約5萬台幣 )」小姑子胃口不小。

「一萬?你以前月薪不就3500(約17萬台幣)嗎?幹嘛要這麼多錢?」達遠說。

「你賺得不是多嗎?當然得多給我一些了。」小姑子說。

達遠,「不行,不能給你這麼多,頂多給5000(約2萬5),我怕有了錢你不學好。」

小姑子不願意,可也沒辦法,只能同意每月給她5000(約2萬5).

達遠說,「我去問問你嫂子,她同意了我馬上就轉,不同意我就只能當你沒說了。」

小姑子,「你賺的錢,憑啥讓她同意?」

達遠,「我的錢就是她的錢!」

邵雁沒猶豫就同意了,一月拿出5000(約2萬5)對他們家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

何況如果不同意的話小姑子不一定又要怎麼鬧了,她寧願花錢買個清凈。

于是達遠就每個月給小姑子轉5000(約2萬5)生活費,原以為她找到工作就不用再給了,

但轉眼一年都要過去了,她還沒找到工作呢。

邵雁明白了,小姑子就是看達遠錢多了,給她錢時也痛快,就趁機不想再工作了。

她還說別人貪圖享受呢,其實她自己才是。

邵雁懶得管她,但達遠卻說了小姑子好幾次,

「我不是捨不得錢,但你天天啥都不幹,對象也找不到,這麼下去不是個辦法吧?」

「是不是你老婆說我啥了?你家現在這麼多錢還不願意給我?真小氣!」小姑子說。

達遠說, 「你真是不會做人,你能月月從我這兒拿錢首先就應該感謝你嫂子,

你卻還說這種話,所以你一直找不到對象是有原因的。」

孩子上幼稚園後邵雁不願意一直做家庭主婦,又開始找工作,

但她畢竟已經脫離工作幾年了,再加年紀也沒有優勢,縱然學歷高,工作找得也很不如意。

一個多月的時間,只找了一個月薪4000(約2萬台幣)的工作,少是少點,但好在時間不緊,接送孩子方便。

達遠說,「4000塊錢(約2萬台幣)你還做什麼,不如待在家裡算了,或者來我的公司,咱們一起干。」

邵雁說,「工資是不高,但以後有升職加薪的機會,況且這個職業也是我的理想,我還是想幹下去。」

對于邵雁的態度,公婆挺支持她的,他們都說女兒,

「你看看你嫂子,就是比你懂事!你要是有你嫂子一半,我們也不會這麼操心了。」

小姑子更煩邵雁了,覺得她是故做姿態。

所以她也越發能找邵雁的茬兒了,每次邵雁回婆婆家,

做飯的時候如果婆婆去幫忙,小姑子就會找各種借口一直喊婆婆過去。

邵雁知道,這就是小姑子想讓她自己做飯。

所以後來她就直接不再讓婆婆進廚房了,把活一個人全都包了。

她想的是,不過就是多干點活而已,沒必要太計較,多包容一點家裡才能和睦。

但她的包容卻被小姑子理解成軟弱,覺得邵雁好欺負,讓她自己做飯洗碗她就全乾了。

小姑子很得意。

過年的時候,邵雁和達遠帶孩子住在公婆家,除夕前一天就來了。

邵雁又開始一個人做飯了,有幾次婆婆要去幫忙,小姑子就開始叫她。

婆婆說,「過年時不比平常,要做的菜多,一個人忙太累了。」

小姑子說,「她工作那麼輕閑,也不累,多干點活有啥不行?」

「照你的話說,你更應該去幹活了,你還不工作呢。」婆婆說。

小姑子,「我沒出嫁啊,哪個沒出嫁的姑娘在娘家幹活?她就不同了,她是兒媳婦,理應孝敬公婆。」

邵雁說, 「媽,我自己做不累的,你幫我看著孩子就行了。」

其實她不是不累,只是大過年的不願意鬧不愉快而已。

所以從除夕到初一,頓頓都是邵雁做飯,達遠有心幫忙,但他廚藝不擅長,只能偶爾打打下手。

大年初二這天,好多親戚來拜年,大大小小加在一起有14口人。

邵雁還是一個人忙著做十幾道菜。

快開飯的時候,婆婆讓小姑子把餐桌整理好,凳子擺好,碗筷放好,小姑子都照做了。

邵雁一邊上菜,婆婆一邊招呼大家就坐。

等邵雁的菜上完了,也想坐下來吃飯時才發現,居然沒有她的位置!

原來小姑子有意少了她的位置。

邵雁正想再搬個凳子過來時,小姑子攔住了她, 「嫂子,我看就別麻煩了,

你要是坐在這兒,我們大家就擁擠了,我看你乾脆夾點菜去廚房吃算了。」

「你說什麼?讓我去廚房吃?」邵雁真沒想到小姑子能缺德如此。

小姑子說, 「是啊,你月薪才4000(約2萬台幣),在我們家屬你最少了,

我爸媽退休金都比你多!其實你在我們心裡就是個保姆而已,哪有保姆上桌吃飯的?你說對不對?」

邵雁心裡的火竄了起來,她結婚到現在好幾年了,

一直忍著小姑子,想不到她現在越來越不像話了,真拿自己軟弱好欺了?

平時找事也算了,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說這話,明顯是沒瞧得起自己呀?

她到現在月月花的還是他們家的錢呢!

這個不知恥的東西!

邵雁一瞬間就決定了,今天必須得給小姑子點顏色瞧瞧,她不想要臉,那就不用給她臉了!

邵雁正要發火時,達遠卻搶先一步發怒了, 「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小姑子還不知接下去她要面臨什麼,得意地說, 「再說多少遍也一樣,

她賺那麼點,有什麼臉坐在這兒和我們一起吃飯?」

話音剛落,就被達遠一把從凳子拽起來了,達遠憤怒地說,

「真是把你慣得不輕,你嫂子一直忍讓你,你就這麼不知好歹嗎?

你都多久沒工作了?花的錢就是我們家的錢,也就是你嫂子的錢!

她還沒說你呢,你倒先說她了?你有什麼資格?也不照鏡子看看自己!

我已經忍你多少次了,要不是你嫂子攔著我,我早就跟你發火了!

你不是說按收入吃飯嗎?行,就按你說得辦,你現在一分錢不賺,

家裡啥活也不幹,我看你連飯都沒資格吃!不如給好人讓地方!」

達遠說完,就拉著邵雁坐下了。

小姑子氣得哇哇大叫,說達遠結婚之後就對她不好了,忘了兄妹之情。還說邵雁不是東西。

公婆也很生氣,都說小姑子太過分了,親戚也都指責小姑子太不懂事,這麼好的嫂子還不珍惜!

後來小姑子鬧得太兇,被婆婆直接關進房間了。

公婆給邵雁道歉,說都是他們從小把女兒給慣壞了!

邵雁開始很生氣,不過現在心情大好。

還是那句話,小姑子真沒啥腦子,明明每次找事最後都自己受傷,還樂此不疲,真是奇葩!

過後達遠再也不肯給小姑子轉錢了,小姑子沒錢花自然又鬧,

但現在公婆也不肯包容她了,說她再鬧的話,就把她趕出去!

邵雁該去婆婆家還去,她不怕碰見小姑子,誰沒理誰才應該膽怯呢!您說對不對?

有的人就是這樣,好像不欺負別人,不說點缺德話就活不下去似的。

實則損人又不利己,最後遭殃的還是自己,真是又壞又蠢!

人家包容,不願意跟她計較,那不是怕她,是沒看上她那點兒可憐的智商。

可她呢,卻偏偏要當那跳樑小丑,想當眾讓別人出醜,

卻讓自己連飯都沒得吃了,而且連她自己以後的財路都斷了。

您說這種人,值得原諒和包容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