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對外面女人很好,對妻子很差是什麼心理?

電影《雙食記》里面的男主為妻子準備的情人節禮物是一條白銀項鏈,價值不超過五千,而他送給情人的禮物,則是坐落在市中心的一套獨棟別墅。

電影《花漾》里面的李公子為了博花魁一笑,不惜以自己被綁架了為理由,來誆騙自己的妻子帶著巨額贖金來救自己。

而在此之前,原配甄芙蓉一直在老家守著丈夫的茶莊,渾然不知丈夫在外花天酒地,而丈夫也從不過問。

電視劇《蝸居》里面的宋思明讓自己的太太替自己還債,卻把五百萬的財產都給了海藻。

我們都曾認為,婚姻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緣分,夫妻之間就應該是恩愛的、相濡以沫的。

然而,事實更多的是男人會把耐心、溫柔給了婚姻之外的人,對于那個陪著自己一路走來的妻子,卻總是態度惡劣,不聞不問。

是婚姻都是這個樣子的嗎,可如果不愛了,為何當初還要在一起?這屬實是一個讓人感覺到矛盾的問題。

這是一種喜新厭舊的心理。例如電視劇《蝸居》里面的宋思明,在海藻沒有出現之前,他和妻子的感情也是很好的,下班了就回家。

可是,婚姻經歷的時間長了,會不可避免地出現七年之癢,就算是成熟穩重如宋思明,也跨不過這道坎。

所以,在海藻出現之后,宋思明塵封已久的心又開始了跳動,這久違的新鮮感讓他仿佛回到了當年在校園里的青澀愛情。

心理學當中有一個古烈治效應,它指的是雄性生物普遍會有喜新厭舊、見異思遷的劣根性,就算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也不例外。

宋思明這樣的區別對待,便是因為他無法從原有的婚姻里體會到新鮮感,而海藻的出現恰好彌補了這一空缺。

由此,宋思明便把所有的精力和溫柔都給了情人,卻唯獨對自己的妻子很苛刻,這對于原配來說是極其不公平的。

人啊,總是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電影《愛情呼叫轉移》里面的男主覺得自己的婚姻簡直糟糕透了,每天下班回家不需要進家門,就可以準確地預知自己的妻子在干什麼。

穿著那件都快掉色了的紫色毛衣,廚房里是一成不變的炸醬面,電視劇播放得無聊透頂的肥皂劇。

男主受夠了這樣的生活,憑什麼牙膏就要從下往上擠,憑什麼物品擺放連一個印都不能錯,于是他提出了失婚,也如他所愿。

后來,他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活潑的,有性感的,有打扮精致的,卻沒有一個會為他做炸醬面。

他后悔了,他想起了前妻的好,想要挽留的時候,前妻早已經組建了新的家庭,對方很喜歡吃她做的炸醬面。

人總是這樣,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席慕容說:「結婚不是從此只有兩個人面對面,結婚應該是兩個人牽手共同面對這個世界。」

可是,那些喜新厭舊的人總是不明白這個淺顯的道理。

無人愛自己,那便學會自己愛自己

婚姻應該是相濡以沫的,男人有了別的女人,這觸碰了道德底線,苛待自己的妻子,這違背了婚姻的法則。

以上兩種,都表明了此時此刻的婚姻不利于我們繼續再走下去,一得不到呵護,二失去了信任,這樣的婚姻還有什麼堅守下去的意義?

所以,離開才是最好的解脫,也是成年人對于感情的自律,更是女人對于在乎自己感受和利益的覺醒。

離開了糟糕的婚姻,我們應該干什麼?

我們應該干的是調整自己的心態,把不好的情緒都剔除掉,然后接納新的事物,認識有趣的人,欣賞美麗的風景。

作家張小嫻曾說:「當愛情缺席的時候,學著過自己的生活。過自己的生活,就是跟自己談戀愛,把自己當成自己的情人那樣,好好寵自己。」

這個世界上沒有誰離不開誰,我們以為放不下的,不過是我們把一些不重要的人看得太過重要罷了。

當我們離開了一段錯誤的感情之后,我們就有機會去擁抱正確的感情,也就有了時間和精力去取悅自己。

永遠都不要在一個泥潭里深陷太久,及時地放棄好過所有盲目地執著,唯有及時止損,才可以讓我們避免自己在糟糕的感情當中承受更多的傷害;唯有及時止損,我們才有機會遇到合適的人,以及更好的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