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系有大量已死亡外星文明

    人類對宇宙的感情極其復雜。在科技不發達的古代,雖然古代人類對宇宙這個詞沒有清晰的認識,但這并不妨礙他們充滿敬畏和恐懼。畢竟以他們淺薄的理解,真的無法理解星空為什麼會掉火球。

    到了現代,由于科技的進步和觀察方法的改進,人類對宇宙的認識日新月異,原本的敬畏和恐懼逐漸被好奇和向往所取代。

    隨著人類對宇宙認識的加深,一個自古以來就被思考過的問題又浮現在腦海:宇宙中還有其他智慧生命嗎?

    20世紀50年代,物理學家恩里科恩里科費米提出了一個令人費解的觀點:如果宇宙中有外星文明,他們應該在銀河系誕生的時候就統治了銀河系。為什麼我們沒有發現任何痕跡?

    在費米提出「悖論」的同一時期,人類第一次正式開始搜尋和探索地外文明。

    到目前為止,探索活動已經進行了半個多世紀,但結果非常令人失望。除了少數無法判斷來源的似是而非的信號,人類可以說一無所獲。茫茫宇宙中似乎只有人類在尖叫。

    在這種絕望的情況下,有人提出,也許人類真的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命,但這種說法很快就被主流理論淹沒了,因為僅銀河系的恒星數量就有幾千億顆,整個可觀測宇宙的恒星數量根本無法統計。在這種情況下,談論「獨一無二」簡直就是一種傲慢的表現。

    但是既然宇宙中有外星文明,為什麼我們還沒有發現它的蹤跡呢?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和加州大學最近的一項研究指出,我們沒有發現外星文明的原因不是因為它們不存在,而是因為它們幾乎都「死了」,銀河系中可能有大量滅亡的外星文明。

    這項發表在預印本網站「arXiv」的研究中使用了著名的「德雷克公式」,從而推導出智慧生命出現的相對具體時間。

    研究指出,通過分析大量可能影響宜居性的因素,外星文明在銀河系形成80億年后出現的機率很大,而人類在銀河系形成135億年后出現。

    研究還指出,外星文明的生存環境需求與人類幾乎相同,最有可能生活在銀河系中金屬含量非常高的宜居帶的行星上,距離銀河系中心約13000光年。相比之下,地球距離銀河系中心大約12000光年。

    據有關研究人員說,在尋找外星文明的幾十年中,人類一無所獲的原因不是因為它們不存在,也不是因為人類目前的交流方式太落后,而是因為這些文明大多已經自我毀滅。可能你覺得這個猜測很蠢。文明如何自我毀滅?事實上,早在20世紀60年代,大量研究指出,科學技術的進步必然導致智能生命的退化和毀滅。

    就連愛因斯坦也不看好文明的未來,甚至對其未來的發展持悲觀態度。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后,他留下了一個令人恐懼的預言:人類在第四次世界大戰中使用的武器一定是石頭和木棍。

    這時,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來了:文明真會被退化和毀滅嗎?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地球上有一個真實的例子。

    離澳大利亞,不遠有一個叫「塔斯馬尼亞」的小島。小島的面積大約是海南島的兩倍。島上原先生活著一群被稱為「塔斯馬尼亞人」的土著。

    根據科學家的研究,大約23000年前,塔斯馬尼亞島上的土著人通過當時沒有被海水淹沒的狹長通道從澳大利亞遷移到這里。

    然后隨著冰河時代的結束,上升的海水淹沒了兩地之間的通道,滯留在塔斯馬尼亞島上的人類開始隱居數萬年。

    幾萬年后,當人們再次登上塔斯馬尼亞島時,他們幾乎被塔斯馬尼亞島落后的生活方式所震驚,甚至許多歐洲探險家幾乎把他們誤認為是人猿和人類之間的過渡物種。

    隨著對它們小島的研究和不斷的考古發掘,科學家們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塔斯馬尼亞人在幾萬年前曾經擁有「先進」的技術,但在與世界隔絕了幾萬年后,這項技術逐漸被拋棄和遺忘,原始的先進文明開始逐漸退化和毀滅。

    根據塔斯馬尼亞島的例子,科學家們開始把封閉環境和人口基數小導致的文明退化和斷層現象稱為「塔斯馬尼亞效應」。

    從某個角度來說,每一個有智慧生命的星球,其實都是浩瀚星海中的塔斯馬尼亞島,而生活在上面的智慧生命是島上的土著,所以科學家說,銀河系也不是不可能遍布死去的外星文明。

    如果「塔斯馬尼亞效應」適用于整個宇宙,那也就帶來了一個細思極恐的問題:人類將會面臨同樣的命運嗎?

    其實迄今為止,在世上還有著很多的未解之謎,但是由于我們現在忙于日常工作與學習,除了在飯后能有著一點點時間來刷刷新聞之外,幾乎沒有多余的經歷來關注這些事情,當然,這也是我們許多人的常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