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如何成為價值萬金的泡沫?

本文節選自《貨幣的終結:利息、現金和國家貨幣面臨的衝擊》,作者亞歷山大·哈格呂肯。

儘管加密貨幣無法像國家貨幣一樣發揮作用,但它們自有追隨者屈服于它們的折磨。「事情將會變得復雜,成為地獄。」瑞士金融作者馬克·巴德徹(MarcBadertscher)談到其購買以太幣(Ether)描述稱,「一旦買了加密貨幣,因為諸多費用,最終你得到的錢可能比開始時少。人們常常得等行情,有時不知道要等多久。並且你會問自己:我為什麼要對我自己做這樣的蠢事?答案只有一個:  」

全球范圍內,2020年加密貨幣的市場價值輕輕鬆鬆就達到了4000億美元。在一些城市如瑞士的蘇黎世,人們已經可以在自動取款機上用瑞士法郎兌換加密貨幣了;在瑞士,有多家員工規模超過數千人的公司正致力于將資產價值數字化,那裡已經有了一個按照矽谷模式打造的「密谷」(CryptoValley)。瑞士政治家喊出的目標是:將傳統金融強國打造成一個加密貨幣之國(Kryptonation)。

自從比特幣急劇升值,就如同塞茲的KBC所發生的一樣,金融機構已經嗅到了商機。德意志銀行宣布:「相比傳統的資產價值,加密貨幣有著諸多優勢,因此越來越多的人將能夠使用它們。」

加密貨幣的追隨者將加密貨幣視為稀世珍寶。由于比特幣被限制在2100萬枚,因此和病態的歐元與美元不同,它具有抗通貨膨脹的特性,其保值性與黃金類似。但是比特幣的可持續價值到底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Krugman)認為,比特幣不存在可持續價值,「 儘管現代的美元並沒有通過另外一種資產如黃金來兌換,但是其價值卻可以通過其他某些東西來保證——美國政府接受其作為支付工具。其購買力通過中央銀行控制貨幣數量來加以穩定,以此來阻止通貨膨脹或通貨緊縮的出現。相反,比特幣沒有內在價值。那麼比特幣是一個最終會以悲劇收場的泡沫嗎?是的。」

德國經濟學家彼得·博芬格將加密貨幣與一位名叫米勒的先生晚間與朋友玩遊戲時贏到的遊戲幣做了比較。與米勒先生的遊戲幣一樣,比特幣無法流進企業的經濟生產運用中,而正是這些企業為國家貨幣賦予了內在價值。與歐元或美元不同,沒有商店必須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手段。一旦上千種加密貨幣將私人貨幣變成大眾商品,即使比特幣的數量被限制在2100萬枚也無濟于事。

,能夠在緊急情況下購買貨幣或控制貨幣數量,來確保其免于崩潰。所有這些技術的空話及被吹噓的相對于國家的獨立,只不過是障眼法,因為私人貨幣有多少價值,基于其他人有多少意願為其買單——而這是可以憑空得來的。

對此,博芬格寫道:「這種計算系統的復雜性對米勒先生而言是巨大的優勢,即全部的根本機制被推到了幕後。因此米勒成功地為其無中生有創造的錢幣找到了買家,這些買家願意為這些遊戲幣花費國家貨幣。這種遊戲幣沒有什麼內在價值,但只要一不小心,它們就會行情大漲。就像童話中'皇帝的新衣'一樣,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契機,整個大廈也會轟然倒塌。」

2018年年初,當博芬格發表他的這些論斷的時候,他是需要勇氣的。當時比特幣已經接近其歷史峰值,幾個月之內,這種貨幣的價格從不到1000美元攀升到了近2萬美元,其追隨者掀起了一股巨大的比特幣熱潮。哈拉德·塞茲也是在此時趁勢抓住時機,推出了他的KBC。

這一年的發展歷程證明了博芬格的論斷是多麼的正確。比特幣從近2萬美元跌到了3000美元,以太幣一開始從不到100美元攀升到1400美元,隨後跌到了不到100美元。投資者在幾個月之內損失了數百億的積蓄。

比特幣讓人想到了17世紀發生在荷蘭的鬱金香泡沫,那臭名昭著的「花園中的娼妓」。其價格崩潰之後,投資者陷入絕望,而那些自盡身亡者的歸宿,就是為窮人和自盡者準備的公墓。哈根·克雷默相信,「 」。或許創造比特幣的這種理念,就和1923年超級通貨膨脹之時有些德國人意圖用香腸作為基礎價值來創建貨幣一樣,是沒有什麼前途的。

國際清算銀行將加密貨幣稱為「泡沫和雪球體系的組合體」。努里爾·魯比尼(NourielRoubini),美國少有的幾位預見到2008 年金融危機的經濟學家之一,稱加密貨幣為「所有欺詐之母」。其主要欺騙對像是金融知識為零的人——也就是那些連股票和債券都區分不了的人,他們陷入了狂熱的加密貨幣的煙幕之中。

一些招搖撞騙者利用機會向這些無知的人兜售比特幣——魯比尼稱其為垃圾幣(Shitcoin)。在韓國,有很多年輕人試圖涉足加密貨幣領域。23歲的金航燁(KimHangyeol)是一名軟件開發人員,她目前住在父母家裡,晚上在線學習英語。她在比特幣上的投機先是讓她掙到了錢,然後她就幾乎虧完了所有的錢。對此她說:「普通年輕人在這個領域缺乏機會。我很慚愧,我反正是沒法通過其他辦法來彌補我的損失了。」

比特幣粉絲們口中念念有詞的咒語——加密貨幣在危機時是安全的避風港,並沒有發揮什麼威力,這在2020年疫情暴發期間比特幣陷入崩潰的事態中得到了證明。對此,經濟學家努里爾·魯比尼專門在推特上發聲道:「比特幣就是一樁骯髒的垃圾幣投機。」

英國央行行長安德魯·貝利(AndrewBailey)也警告稱:「如果意圖購買比特幣,你就應該做好損失你所有投入進去的錢的準備。」對比特幣,有一則警句倒是經常出現在我們周圍:比特幣可以在幾個月之內讓其估值達到1萬美元左右——也可以跌到0美元左右。

因為沒有中央銀行和政府的干預,赤裸裸的供給與需求使得加密貨幣的行情出現大幅波動,因為它無法提前得到控制。根據研究,95%的在比特幣市場上的交易都是假的。美國金融學教授約翰·M.格里芬(JohnM.Griffin)和阿明·沙姆斯(Armin Shams)估計,一些投資者曾在2017—2018年的比特幣投資狂潮中高度操控比特幣行情。

臉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明白,巨大的價格波動阻礙了加密貨幣的實施。天秤幣的設計方案中寫道:「現有的區塊鏈貨幣的大規模使用受到其波動的阻礙,到目前為止,這種波動因此使其成為糟糕的流通手段。」扎克伯格因此意圖將天秤幣與歐元、美元等單個國家貨幣或一籃子貨幣掛鉤,目的在于使貨幣波動盡可能小。

這種諷刺,人們得靜靜地品味一番:

友站推薦,「 」服務 「 」找安貸,「 」安全快速沒煩惱 「 」首選 「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